“钱赚了,但不能毁了家园”--一个养猪大村的环保自觉

2013-04-16 15:04:42 admin3 17

                                                            2013-04-15 来源:福建省环境保护厅

    14日,清晨6点,南平市延平区炉下镇龙村村民魏开正就起床了。开上镇里配备的清运车,他将全村的生活垃圾收集起来,运往焚烧厂。10点多,又到8个指定点,将村民当天早上丢弃的病死猪运到山脚下的无害化处理井,洒上烧碱、石灰,密封填埋。忙完一圈,到了下午1点多。

    “溪里再看不到死猪了,水清了,流得也快了,生活、干活都舒心多了。”一名在附近耕种的村民高兴地说。

    炉下镇地处闽江边,是水口水电站库区镇,流经镇里的杜溪,最终汇入闽江。库区建成后,失去大部分土地的农民,开始发展生猪养殖。在龙村,这一比例高达98%,全村有存栏母猪4000多头,年出栏量达8万头,人均收入8000多元。

    养殖规模大,病死猪的数量也多,开始时被埋在山脚下,后来就被丢到河里,且愈演愈烈,河道严重堵塞,腐烂气息弥漫。

    “过节想请亲友来聚聚,人家都不愿意,说看看那溪,闻闻那空气,就吃不下饭。”村民魏宗汗说,他也不愿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但除了养猪,没有更好的生计。

    “钱赚了,但不能毁了家园。”龙村村委会主任林建说。

    2009年,龙村成立环保协会,养猪户都加入了。“从前,河里发现病死猪,群众都不吭气。如今,大家理直气壮谴责,共同监督。”林建说,收钱不费劲。会员按每头能繁母猪10元标准交治污费,一些没养猪的村民也主动捐助,共筹到4.7万元。协会从治污款中拿出一部分,公开招聘病死猪专职收集员,魏开正被聘上了。镇政府为鼓励他们,出资2万多元建了一口处理井。

    其实,除掉油费、车辆折损费,没什么结余,但这事有意义,又身为党员,魏开正没怨言。

    魏宗汗每年交治污费300多元。“这钱花得值。前年家里盖新房,再请亲友来,他们都不推托了。”

    延平境内“一江三溪七十二支流”,是闽江水系最发达地区。在畜禽养殖污染综合治理方面,延平区坚持堵疏结合、奖惩结合,按“拆、治、控、转”的要求,已有效制止新、扩建养殖场137家,关闭拆除规模养殖场35家,开工治理84家,完成治理72家。炉下镇已投资100多万元,用于病死猪无害化处理,接下来打算在条件成熟的建制村推广龙村的环保协会自治模式,并引导农民向花卉、苗木等行业转型。

    如今,龙村又开始思考新问题:散养模式下,怎样让养殖场的污水排放达标?以30头能繁母猪的规模计算,设备投入需30多万元。“大家有这心,但对村民来说,费用太高了。”林建有点无奈。



    编后:家园毁了,钱挣再多又有什么意义——龙村的觉醒,受益的不仅是当地村民,还有下游的众多群众。其处理死猪的做法,也值得其他养殖地区借鉴。不过,当前困扰龙村的养殖场污水排放如何达标的问题,希望当地政府尽快设法帮助解决,因为建设美丽福建,时不我待。

(作者:吴毓健 郑璜 方炜杭 通讯员 詹国兵)
(来源:《福建日报》2013年4月15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