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源上百采砂场表面挖砂暗地淘金

2012-09-27 19:25:55 admin 33

通天河畔出现采砂场。

采砂场在通天河中留下巨大的砂坑。

这样的采砂场广告牌随处可见。

采砂场将石子直接倒入河道内。

  当地居民称采砂场、矿场破坏生态环境

  玉树有关部门称重建完成后将关闭全部砂场

  数十台采掘机在河道内轰鸣,运沙车在河道两侧排起长队,腾起漫天的沙尘。这一幕不是发生在一座采砂场,而是发生在中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中华水塔”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核心保护区域通天河河畔。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作为中国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天然湿地和生物多样性分布区之一,是我国最主要的水源地和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但眼前,它似乎正经历着一场空前的煎熬。

  两年前开始,一座座采砂场在通天河两岸拔地而起,截至目前,林立在通天河的采砂场已有上百座。部分砂场甚至“明采砂,暗淘金”。当地有关部门表示,通天河采砂场较多是因为玉树灾后重建对砂石等需求量较大。为减轻对通天河的破坏,已要求通天河沿线采砂场必须在玉树重建完成后全部关闭。

  文、图本报特派青海记者肖欢欢、李华

  在玉树县通天河大楼,由江泽民同志题写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纪念碑格外醒目,通天河大桥连通通天河两岸。玉树州玉树县和称多县隔江而峙,浑浊的通天河水从界碑脚下翻滚而过。但距离该界碑约1公里处,就零散分布着两个砂场。

  调查:

  上百采砂场三江源核心区采砂

  根据功能划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核心保护区面积为11.2万平方公里,占保护区总面积的35.2%。其中核心区面积6.2万平方公里,缓冲区5.0万平方公里。玉树通天河沿岸疏林灌丛225520公顷和称多县通天河沿岸疏林灌木丛 355501公顷都属于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核心保护区。可以说,通天河区域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重中之重。

  沿着通天河从下游逆流而上,大型运沙车排起长队,约6米宽的水泥路显得格外拥挤,运沙车腾起的沙尘遮天蔽日。歇武镇直门达村直公革土砂石场距离三江源界碑不过1公里左右。砂场现场一片繁忙,几台钩机将砂土装进大型货车运走。

  沿着该砂场继续向通天河上游行进约1公里,另外一个没有名字的砂场上,几台钩机轰鸣着,将河沙装上大货车运走。该砂场也是距离界碑10公里以内最大的一个砂场。由于采砂范围较大,通天河河道内形成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米的沙坑。由于泥沙堆积,原本宽逾100米的通天河河面,这里只剩下20米宽。而河道两侧的河床,已经被采砂工具切割出整齐的切口。

  并且,这些采砂场还分布在通天河的两岸,同时开挖。以通天河中段为例,在河道这一侧,称多县拉布乡分布着大小四五家砂场。而就在河对岸,玉树县安冲乡和隆宝镇辖区内,也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砂场不下十个。沿着通天河继续往上游行进,称多县尕朵乡、扎朵镇也随处可见采砂场的踪影。

  玉树州地材组办公室主任多加昨天表示,目前玉树州一共有103家采砂场,基本上都分布在通天河两岸,基本能满足玉树灾后重建的需要。但为了减轻对通天河的破坏,今年州里一家采砂场都没批。

  玉树县水务局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清理整顿,目前该县共有合法砂场约20个。但记者驱车从通天河下游的巴塘乡向上游的治曲乡行驶,全线50公里范围内,大大小小砂场远不止20个。

  秘密:

  砂场老板每年向村民“分红”

  上百个砂场分布在通天河两岸,整日热火朝天采砂,但村民们似乎对此并无反对意见。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砂场采取向村民发放“分红”的形式,获取村民们的支持。

  称多县拉布乡德达村的德塔老人今年已经68岁了,她说,该村约有20多户,200多人。地震后他们家的房子进行了重建,而砂场也在这两年越开越多。当地村民也能从中获得一些收益。前年,该村外的江畔新建了两个砂场,村民每人每年可从砂场获得3000元收入,不过,今年的补贴还没发下来。

  玉树县安冲乡村民达加也告诉记者,当地村民主要靠饲养牦牛和羊为生,由于采砂场多半分布在通天河河道处,通常占用河道较多,而占用山地面积较少,所以对村民生活影响不是很大。相反,一些采砂场为了搞好和当地村民的关系,争取当地村民支持,每年还会给村民们发一定的补贴。每人每年大约有五千到一万元的“分红”,而这些收入在砂场建设之前是没有的,完全是“意外之财”。

  达加还表示,由于地势偏远,村民们除了放牧之外并无其他营生,而砂场建设后一些村民还能到砂场做工,也给村民们创造了一些就业机会。

  尽管能从砂场建设中获得一定补贴,但不少村民还是颇有怨言。拉布乡是通天河沿岸砂场较多的一个乡,该乡帮布村多位村民均表示,采砂场大量采砂导致河道向两侧后退,一些原本建在河道边上的房子今后会不安全。汛期时还担心河道两侧河床出现坍塌。去年就有村民建在河道边上的房子出现倾斜,后来这村民只好将房子搬到了山上。自从采砂场在这里采砂后,河道明显变浅了。

  暗战:

  有砂场表面挖砂暗地淘金

  还有村民向记者透露,不少矿主在通天河名为挖沙,实为淘金,因为淘金的利润更高。

  玉树县环保局执法队队长青措向记者介绍说,三江源存在非法采砂与淘金的现象。此前已经取缔了二三家非法采砂厂,“他们没有取得开采证,私自进行开采,我们调查发现后就立即取缔了。”她还透露,今年3月份还在通天河上游发现2家砂厂进行淘金行为,“上游人烟稀少,较难发现,这两家砂厂由南方人负责,白天采砂,晚上则进行非法淘金行为。”她补充道,正是他们晚上进行淘金时,淘金的水让当地村民发现,看出其中的端倪后向环保局举报,执法大队依法对其进行了打击。

  来自西宁的张诚(化名)前年起和3个老乡合伙在通天河经营着一家采砂场。他表示,采砂场要获得审批需要州地材、水务、环保等多个部门审批,并且还要缴纳一批保证金。加上对河道的前期开挖、平整料场,一座砂场的成本至少在200万元以上。光保证金就要交80万元,而要在5年合同期内赚回成本,光采砂肯定是不行的。其实,凡是做砂石生意的都知道,采砂的同时可以淘金,但白天太惹眼,所以基本上都在晚上。张诚说,由于淘金会有一些污染物排入河中,导致河水的颜色有些发黄,最终还是被村民们发现了,只好停止了淘金。

  他表示,砂场要经营下去,没有当地村民支持是不行的。他的砂场每年就要向附近村民每人发4000元补贴,每年仅此一项支出就要40万元。前期投入太多了,成本也很高,光靠卖砂很难盈利,所以,有时偷着淘金也是被逼的。不过,由于现在相关部门执法很严,现在通天河基本上没有砂场在淘金了。

  针对通天河两侧采砂石场林立的现状,玉树州水务局水利水保科李科长昨天表示,灾后重建对砂石料需求量较大,才允许在通天河内采砂,州里对砂场要求很严,必须由州政府批准。他还表示,采砂对当地生态影响较小,是国家允许的,而且通天河含沙量高,采砂对河流影响不大。如果只是在河床区域采砂,没什么问题,对生态影响也较小,但在山坡地带采砂肯定是有影响的,“通天河采砂应该只允许在河床地带。”

  玉树州玉树县水务局工作人员卓杰告诉记者,玉树灾后重建,对砂的需求量比较大,而完全依靠从外面运砂,很难满足需求。更重要的原因是,由于玉树交通条件较差,如果从外面运砂用于建房,砂的成本可能会翻番。所以,水务部门才新批准了一些砂场在通天河采砂。

  释疑:

  砂场林立皆因灾后重建需要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通天河的采砂场约有27家。确有一些没有合法手续。为此,当地水务部门也一直在对通天河非法采砂进行巡查和查处,近两年已经先后关闭了四五家砂场。

  她表示,通天河大量采砂场的存在的确对当地水环境有一定影响,主要体现在水量上。以前村民打井,很容易打出水来,如今,今年打出的一口井,明年就可能干枯了,其中有可能因为大量采砂场在通天河采砂导致河道出现一些沙坑,淤积了一部分水,导致通天河水位有所下降。下游在取水时水量也随之减少。“当然,也有可能跟现在灾后重建打井比较多有关。”

  她还表示,今年以来县水务局都没有新批准建设过新的砂场。早前水务部门前往一些砂场督查时,一些砂场表示已取得开采证,但尚未采完,所以一些采砂场现场一片狼藉。为了避免采砂场过多对三江源水环境的破坏,该县水务局已有明确目标,要求通天河沿线采砂场必须在玉树重建完成后全部关闭。 青措也表示,“砂场都是玉树援建单位,在监管与执法方面,我们也比较为难。”

  青措也坦承,采沙会对三江源环境产生不利影响。“我们尽量将采沙点选在植被较少的地方,以减少破坏”。她还指出,政府部门要求采沙厂在开采的同时,也要对当地的植被、环境进行保护,对被破坏的区域要进行复垦,“每家砂厂都向政府交纳了复垦保证金,统一由一位副县长管理,复垦完成保证金方可退回。”

  据玉树县当地村民介绍,在通天河下游的玉树县小苏莽乡和巴塘乡,过去几年间一直存在着非法采矿行为。其中,小苏莽乡的一个铅锌矿在当地属于规模较大的一个。

  近日,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记者驱车一路颠簸耗费将近4小时才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一个矿场。在海拔4000多米的深山中,几台钻探机正在热火朝天地作业,不断有石材从两个矿井巷道中运送出来。据矿工介绍,两个巷道深度大概在400米左右,主要出产铅锌矿,其中一个巷道去年已经停掉。目前,大约有30多名矿工在现场作业。

  破坏:

  每天只能挖五六条虫草

  这座位于通天河下游、玉树县小苏莽乡的矿场目前由一家名为卡实陇矿业的公司负责开发。在山间一块平地,还有几名人员办公。工作人员表示,该矿除了出产铅锌外,还有矿银矿,凡是开采出来的矿都有外面的公司前来收购。

  四日村(音译)是距离卡实陇公司开发的这家铅锌矿最近的一个村庄。该村村民尕么才文说,卡实陇矿业已经开工10多年,对当地环境产生很大影响。“采矿比采砂对三江源破坏更大。牛羊死亡数比以前增加很多,从前每天虫草可以挖100多条,现在只有五六条。水质也在变坏,现在我们都不敢喝,得病的人数也增多。”而村民们从矿场得到的补贴,仅为每人每年大约70元左右,小孩还不在补偿之列。

  矿山下另一村落多尼村(音译)村民且周多杰也向记者证实,该矿场附近共有150户人家左右。矿场最近几年对当地空气和水环境破坏都很大。“现在牛奶的产量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矿上的很多渣土都直接倒在西曲河(当地的一条河)里面,水质明显变差。” 而记者在该矿山山脚下的河边上,的确看到有矿上的渣土堆积。

  对于村民们反映的通天河采矿对环境造成破坏问题,记者近日向当地有关部门进行了求证。

  玉树县环保局执法队队长青措介绍说,去年曾接到矿山污染反映,对水和矿石取样,并送省级鉴定部门,结果并没有显示水质污染和铅矿有毒。“牛羊的死亡据说是因为口疫。”

  部门:

  保护区内采矿得到国家批准

  玉树州国土资源局蔡局长也告诉记者,卡实陇矿业是得到国家和省级相关开采批文,从1998年开采至今,并非非法开矿点。且卡实陇开采原矿,开采完直接拉走,不在当地进行加工和冶炼,对环境影响不如村民所说的严重。“对环境肯定会产生一些影响,同时也在进行恢复治理,"在保护中开采,在开采中保护"。”该局穆科长补充道,开矿对植被、草地、水质会产生些影响,但与整体的效益相比,不利影响则弱化很多。

  蔡局长还表示,矿场对当地村民还有一定补偿。矿山老板为本地人,14年来补偿村民共计500多万元,同时,运矿多使用当地村民车,为的就是给当地村民创收。此外还为村民修了桥、寺院等。

  除了卡实陇,当地还有几支队伍在进行矿石勘查。“这是响应青海358工程,而成立了青藏专项,为的是确定矿石数量及品质,也是为国家资源储备做准备。”他也坦承,由于村民要求较多,卡实陇矿业开采、矿石勘查时面临来自村民的阻力很多。

  对于村民反响强烈的三江源保护区内非法采矿问题,穆科长认为“非法采矿基本不存在”,他解释说,“合法的矿石开采都难以开展,非法开采更不易进行。”他还指出,采矿需要相应的电力、交通系统支持,目前基础设施并不完善,再加上玉树的气候特殊,进行开采的难度很大。

  但他并未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玉树成立执法支队的条件不成熟,开展巡查工作难度很大。”他解释说,现在全部工作都围绕灾后重建,有时全局除了局长外都被抽调,“国土资源局业务基本瘫痪。”他还表示,局里进行定期、不定期巡查的人力资源、经费都不足,而且难度很大,目前主要依靠卫星监测。

  专家:

  9400多名管护人员年内上岗

  青海省委党校马洪波教授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着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环境保护。他表示,为了更好保护三江源,早在2006年,青海就尝试“协议保护”。在玉树州曲麻莱县措池村和治多县君曲村进行试点。协议实施一期为两年,总投资30万元。由于三江源保护区分为6大片,18个保护分区。按照一个人负责15平方公里计算,需要1万多人,而目前三江源管理局只有13个编制。因此,牧民才是保护三江源的主体。

  但目前协议推广的一大障碍就是资金问题。民间环保组织虽有一定的资金,但不可能长期提供资金。所以就出现矿主给钱村民就不反对在通天河采砂的情况。最终要形成长效机制还需要政府推动,政府可以投入资金设立公益岗位,购买生态服务。

  他透露,为了更好保护三江源环境,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已开始培训了9400多名草原公益管护人员,按照5万亩/人的标准配备。这些人最快有望于今年年内上岗。他们一旦上岗,现在保护力度极大改善。并且,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已经升格,国家已批准建立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实验区。相关保护范围也由过去的15.23万平方公里扩大到39.5万平方公里,保护规格更高。

  民间环保组织:

  通天河采砂破坏三江源水环境

  据长期关注三江源环境保护的某大型民间环保组织负责人贾锋(化名)表示,通天河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核心保护区,根据相关规定,河道内是禁止采砂的。在通天河中上游到处都是采砂厂,通天河早已面目全非。而这些采砂厂有些有证件,有些没有证件,更有甚者借着采砂的名义进行淘金行为。

  对此,他分析认为,国家虽有相应政策规定,但落实到地方发生了很多变化。而且丛林法则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大鱼吃小鱼的行为越发明显,很多区域失去了文化信仰,“这很可怕,对自然没有了敬畏。”

  他表示,通天河采砂对三江水源环境已造成破坏。其一,河道内采砂会改变通天河河面宽度和河面走向,进而导致沿途地质环境发生变化。比如,原本的河床会裸露出来,形成沙丘。尤为重要的是,可能对当地的冻土层结构造成破坏,使得河道两侧的水渗透方式发生变化,一些原本生长在河道两侧的植物会死掉。

  其二,大面积采砂会在河道内形成大量沙坑,导致下游水位下降和泥沙沉积越来越严重,直接导致地表水水量减少。而采砂形成的掏空区如果没有相应的植被复种措施,还会导致河道两壁泥土向河中坍塌、淤积。一些河段已经出现了这种现象。如今通天河内大大小小的沙坑已有数百个,大的沙坑面积达到数百平方米。

  其三,由于当前部分违规采砂厂采砂方法较为落后,将采砂后剩下的石料等直接倾倒在通天河中,不仅对通天河水环境造成破坏,在汛期涨水时很容易造成水患。“以前一些建在河道两旁的房子可能是安全的,现在可能就不安全了。”

  链接

  三江源

  中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

  三江源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长江水量的25%、黄河水量的49%、澜沧江水量的15%都来自这一地区。为了使源头生态环境良性化,2000年8月19日我国正式启动国家级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而且被列为国家自然保护一号工程,它包括玉树、果洛两个藏族自治州以及兴海、同德、泽库和格尔木市的一部分,总面积达31.8万平方公里。这是三江流域生态最敏感的区域,亦是中国面积最大、世界高海拔地区天然湿地最多、生物多样最集中的自然保护区。建设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对于保护世界屋脊区湖泊湿地、原始森林、高寒灌丛、草甸草原、珍稀动植物以及“世界第三极”景观都具有重要意义。

本信息摘自:广东省环境保护公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