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气候及其影响正越来越地区化

2012-09-27 19:25:55 admin 7

科学家们正在寻找证据,以证明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加大了洪水或热浪等个别天气事件出现的风险,这标志着在确定适应怪异天气条件的地区成本和方式方面迈进了一大步。 

  

“我们看到,在将特定事件或一系列事件的发生概率归因于人类活动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路透社援引斯坦福大学生物学和环境地球系统科学教授克里斯托弗?菲尔德(Christopher Field)的话说。他是联合国既定于2014年完成的一份有关气候变化影响的报告的联席主席。 

  

专家早就将全球气温升高以及荒漠化、洪水、干旱、热浪、更强劲的风暴、海平面的不断上升归咎于温室气体排放的累积。但直到最近他们还在表示,炎热、潮湿、寒冷、干燥或大风等自然天气或许可以解释任何单一的极端事件,比如美国目前遭遇的干旱或格陵兰岛7月出现的罕见融冰。 

  

不过,对于某些极端事件,情况并非如此。例如,本月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温室气体排放增大了2011年美国得克萨斯州严重热浪和2011年底英国异常高温的几率。其他关于极端天气事件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区域性天气变得前所未有的严酷,这可能让专家更容易向公众解释全球变暖,评估损失,引导从道路到防洪设施等各方面的投资。 

  

“气候变化的一个讽刺点就是,我们发表的关于2100年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的论文比关于目前损失的论文要多。我认为这是荒谬的。”牛津大学环境变化研究所气候研究部门负责人迈尔斯?艾伦(Myles Allen)说。 

  

“我们无法(计算出目前的代价),如果不能将它与极端天气联系起来的话。”他说,“一旦你计算出损失有多大,就牵扯到谁来承担的问题。” 

  

虽然工业化国家认同自己应该率先减排,因为自工业革命以来他们一直在燃烧释放温室气体的化石燃料,但他们反对自己应该对造成的损害负责。近200个国家已同意在2015年年底前制定一个新的协议来对抗气候变化,然而谈判屡屡受挫。 

  

菲尔德说,应该在极端天气事件甫一发生就立即对其展开研究,来帮助揭示其风险。“每一个需要就未来做出决定的人——如建筑法规、基础设施规划、保险等事项,都可以利用这一点,那就是风险在不断改变,而会出现什么样的风险,我们有很大的发言权。” 

  

去年的另一份报告显示,12年前英国所遭遇的洪水可能因气候变暖而变得更易发生。在此之前,2003年夺去大约7万人生命的欧洲热浪是科学家们唯一觉察出与人类行为有关的极端事件。2004年,全球变暖已导致出现这种不寻常炎热的风险至少翻了一番。 

  

新的统计评估操作起来是困难的,因为科学家要从太平洋厄尔尼诺现象的周期性升温、遮天蔽日的火山尘或者太阳能量的改变等自然变化中将温室气体的影响梳理出来。 

  

到目前为止,极端高温是最容易与全球变暖相联系起来的。 

  

“与大雨相比,热浪更容易归咎于(气候变暖),而鉴于过去出现过大旱,干旱(的归因)也非常困难。”爱丁堡大学的加布里埃尔?赫格尔(Gabriele Hegerl)说。菲尔德表示,由于天气系统的混乱,气候科学总是伴随着质疑,它并不像物理学那样结论肯定。 

  

菲尔德领导的联合国小组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更多的极端天气都能够与温室效应“挂钩”,比如高温天气的增多以及倾盆大雨在降雨中所占比例的上升。 

  

但科学家们警告说,不要将极端事件全部归咎于气候变化。例如,去年泰国遭遇空前严重的水灾,据世界银行估计造成了450亿美元(约为2871亿元人民币)的损失。但研究表明,这场灾难是由于人们围堵河流使水位提升造成的,而非气候变化所引发。 

  

英国气象局哈德利中心气候监测和归因部门的负责人彼得?斯托特(peter Stott)谈及2012年的极端事件时说:“将这全部归咎于气候变化,我们必须谨慎一些。” 

  

综合考虑,许多极端事件正是变化在全面发生的迹象。 

  

“环顾全球,北美正在遭遇一场巨大的灾难性干旱……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地中海……如果你将这些极端事件放在一起看,你可以说,这些都是全球变暖的指标。”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教授弗里德里希-威廉?格斯滕嘉伯(Friedrich-Wilhelm Gerstengabe)说。( 

本信息摘自:广东省环境保护公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