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开庭 环保局索赔432万

2012-09-27 19:25:55 admin 6

  云南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将于今天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从2009年11月份嵩明县杨林镇大树营村委会村民发现附近的养猪企业对1000多村民的水源地——大龙潭污染事件起,此事被人发现已有一年时间。昨日,记者实地走访后发现,环保部门责令关停的养猪场还在继续养猪,大股的粪水流成河,而遭到水源污染的其中一个村子600多村民的饮水比抗旱时候还难。

  追溯

  转包土地 养殖公司任废水随意排放

  事情要从2009年11月说起,嵩明县杨林镇大树营村委会下辖的3个村民小组中,陆续有村民发现自家水管里接出来的水有发黑、发臭的现象,遂向村小组汇报。经过层层上报,逐级落实后,环保、防疫等部门深入到村子里的水源地查看,发现附近新农村、小堡子和西冲3个村小组1000多村民共同的水源地——大龙潭的水已经不能再饮用,并将龙潭水的水样带回化验。经卫生防疫和环境监测部门多次抽样检测,证实该龙潭水氨氮指标、菌落总数及大肠杆菌等指标严重超标。经过对周边可能污染龙潭的环境进行一系列的论证后,相关专业人员得出结论:导致大龙潭水源污染的罪魁祸首就是,离大龙潭直线距离不足1公里的官渡区标准化生猪养殖基地小哨生态畜牧小区。

  经调查,2007年1月23日,昆明羊甫联合牧业有限公司(简称羊甫公司)从官渡区小哨村委会获得了1000亩集体土地使用权,用于官渡区标准化生猪养殖基地小哨生态畜牧小区项目建设(简称养殖小区)。2008年7月23日,羊甫公司的主要股东又注册成立了昆明三农农牧有限公司(简称三农公司),并将生猪养殖小区的建设、招商和经营事项交由三农公司实施,但未报行政审批部门申请变更项目建设主体。2009年9月起,三农公司在未按环评批复要求建成污水收集处理设施的情况下,陆续允许养殖户进入养殖小区养猪,对养殖户养殖生猪所产生的养殖废水任其随意排放,或仅仅采取利用生猪养殖小区内自然形成的土坑或开挖若干收集池的方式临时收集存储。

  粪水乱排 污染水源威胁3大水库

  污染事故发生后,官渡区环保局经过相关行政调查程序,给予三农公司责令停止生猪养殖、罚款5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根据环境评估评审结果和现状,通知其立即停止生猪养殖小区建设,重新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但三农公司对官渡区环保局责令停止养殖、停止建设的通知置之不理,在自行对收集池采取了临时防渗措施后仍继续养殖。2010年2月27日至3月3日,养殖小区再次发生养殖废液泄漏进入地下水系统事故,经环境监测机构对大龙潭水质检测,氨氮指标于3月5日达到顶峰。2010年6月3日的最后一次检测,大龙潭水库水质各项指标仍然严重超标。污染事故发生以来,三农公司2010年春节后交纳50万元罚款,但没有对被污染的大龙潭水质采取任何治理措施,导致邻近养殖小区的官渡区花庄水库、嵩明县的西冲河水库、八家村水库受污染的风险始终不能消除。而在记者近期的回访中,有村民表示,距离养殖小区直线距离5公里左右的青年水库也已经被污染,连牲畜也不敢放到水库边去,怕牲畜饮了水库水后发生不测。

  责任认定 环保局向两被告公司索赔432万元

  今年8月12日,昆明市环保局提起公益诉讼,将大龙潭的“污染黑手”——三农公司、羊甫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对方立即停止对环境的污染,赔偿为治理大龙潭水污染所发生的全部费用,暂计417.21万元;赔偿为处理水污染事故所产生的专项应急环境监测费和污染治理成本评估费,共计15.5293万元。市环保局认为,三农公司未获环境主管部门行政许可,擅自实施生猪养殖小区项目建设,随意向周边环境排放养殖污水,造成大龙潭地下水供给系统及出水口水质污染,直接导致大树营村委会相关村组人畜饮水和生产、生活用水发生困难,其行为已构成违法排污。羊甫公司作为养殖小区建设项目申报单位,未经原环评审批主管行政机关同意,擅自将养殖小区建设项目交由三农公司实施,且在实施过程中未履行或督促三农公司履行环评批复要求的环境保护义务,应对污染事故的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因为这起官司的特殊性,国内各大媒体都给予了关注。据了解,目前国内只有贵州、云南和江苏设有三个环保法庭。

  讲述

  村组长沈云启:“因为缺水严重,我曾打电话给书记和市长秘书”

  去年11月份受污染的杨林镇大树营村与羊甫公司下属的养殖小区相距不到1公里,大树营村委会辖区有新农村、小堡子村、西冲河村3个村民小组,由于生活用水主要取自龙潭,成为3个主要受污染的村庄。在这3个村子中,新农村全村605人的生活饮水全部来自龙潭,大龙潭水的污染让他们的饮水变得十分困难,也是3个村子中受影响程度最深的。

  沈云启,新农村小组组长,在村子里任干部已有7年时间。新农村并不难找,进入大树营村后沿着水泥路一直往前走,穿过一个水库便到村口。从沈云启口中得知,这个水库叫做青年水库,以前也是村民取水的地方。如今也遭受了污染,便没有人敢再去取水,只能用来给牲畜饮用。

  沈云启给人的第一印象,他是个本分的庄稼人。当记者问他是否知道案件将在本月13日开庭时,沈云启表示未接到通知。对于这个村的村小组长来说,从2009年11月份开始,他就从来没有消停过。“当时村里有人说烧开水会臭,我还不相信。后来反映情况的人多了,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向大树营村委会上报。”据沈云启介绍,从去年11月份开始,喝水成为了全村人的难题。如今养殖小区通过另外架设的管道每天会向村子供给50吨水,上午8点至9点为供水时间。由于受地形的影响,离养殖小区较远的新农村村口附近的村民根本无法接到自来水。

  “接不到水的村民,最远的要跑到七里湾坡去找水,来回得两个小时。”沈云启称,刚刚发现水受污染时,村民饮水最为困难。由于每天需要拉水,村子里的男人都不敢外出打工。如今全村人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喝到安全、干净的自来水。

  虽然13日开庭当天沈云启不会去现场,但是能够有今天的局面却与他有不小的关系。“11月份哪天我不记得了,早上8点多我给仇书记和张市长的秘书都打了电话反映情况。电话里说下午5点前给我回复,结果上午11点各级环保、水利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便下来了。”沈云启称,当天环保、水利部门来到新农村取水化验,养殖场被责令停止养殖。养殖场的相关负责人找到村小组协商,称负责给小组从外面拉水。最终,小组集资22万(羊甫公司出资9万)架设管道从养殖小区取水。

本信息摘自:广东省环境保护公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