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个跨省生态补偿开始实质性操作

2012-09-27 19:25:55 admin 8

新安江流域图制图 铁勋

  浙江安徽抹平两大分歧

  国内首个跨省生态补偿实质操作

  3年后新安江水质若变好 浙江给安徽1个亿 水质变差安徽给浙江1个亿为了保护千岛湖

  记者 王中亮 通讯员 邵甜

  多数人眼中,千岛湖是旅游胜地,但事实上,它的更大意义是浙江重要饮用水源地,还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长江三角洲地区的战略备用水源。

  上周末,浙江和安徽两省头一次联手在两省交界处的新安江江段监测水质,意味着全中国第一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进入实质操作阶段。

  数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调研、呼吁,中央领导同志的多次批示,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环保部的4年酝酿,浙江、安徽两省的磋商再磋商,促成了这一处在法律空白地带新政的试行。

  各方所做的一切努力,只为安徽护送新安江一江清水入浙江,只为长三角地区民众的饮水安全。

  千岛湖是国内水质最好的湖泊之一

  千岛湖面积大致与百个杭州西湖相当,是个人工湖泊。1959年新安江水库蓄水,新安江的下游河段就变成这个拥有众多岛屿的湖泊。

  作为浙江母亲河钱塘江正源的新安江,总长359公里,干流的2/3在安徽境内,发源于安徽黄山市休宁县的山间,被称作黄山人的母亲河。

  近些年,国内多数大江大河、淡水湖泊拉响水质警报,但时至今日,千岛湖依然是全国水质最棒的湖泊之一。千岛湖水质的优劣很大程度决定于邻居安徽,因为,68%的千岛湖水来自安徽。

  2010年底,全国政协组织部分委员来千岛湖专题调研,政协委员卜淑和说,虽然千岛湖现在水质尚佳,但要这颗明珠永放光芒,必须“严防死守”。

  卜淑和的话得到环保、水利界的广泛认同,千岛湖最深处有117米,是个典型的深水湖泊,这样的湖泊,一旦污染物沉入幽暗水底,很难被清理,按业内的话来说,“千岛湖一旦被污染,极难修复”。

  千岛湖的10年忧虑

  工厂的新建,人口的增加……和中国所有大江大河在工业文明大跃进时代遭遇的困境一样,水质忧患不可避免地袭向新安江、千岛湖。

  1998年,千岛湖第一次被蓝藻侵袭,2010年5月,千岛湖的部分湖面出现蓝藻异常增加繁殖。在新安江污染物甚少的年代,千岛湖水营养物质也少,称作贫营养化水质,如今水质正从中营养化向富营养化转变。水中的氮、磷等营养物质多了,其危害显而易见,藻类会借助营养物质大肆繁殖,消耗水中的氧气,让鱼儿缺氧,让水质变坏。

  千岛湖水质恶化趋势与上游新安江来水有多大关系?一组2001年到2008年的持续监测数据能说明一切。

  新安江奔淌两百多公里,在安徽黄山市歙县街口镇进入浙江省境。2001年到2007年,街口江段水质是较差的四类水,2008年变成更差的五类水,个别月份看总氮这项关键污染指标,甚至是最差的劣五类水。

  8年间,街口江段总氮这一污染指标攀升了34.5%,总磷污染指标攀升44%,江水透明度则下降了18.5%,变成243厘米。

  浙皖两省相左的利益诉求

  新安江的上游是安徽黄山市,下游是杭州的淳安县和建德市。同饮一江水,跨过一条省境,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去甚远,且这种差距还有拉大之势。

  经济先发的浙江愈发关注环境质量,关注大水缸千岛湖的安全;而经济后进的黄山市更加迫切的愿望是经济发展提速。

  一组数字可体现黄山市的经济境地:安徽一共16个地级市,地级市黄山只有590户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只占全省的4%,这座城市2010年的工业增加值约101亿元,只占安徽省的2%,排名地级市倒数前三。

  经济数据催黄山人奋进,而黄山也正面临难得发展机遇:沿海地区制造业成本高企,数不清的工厂选择内迁,距离苏浙等发达省份较近的安徽成为产业转移的优选地。

  只因地处长三角大水缸千岛湖的上游,黄山不得不设置环保准入高门槛,不得不忍痛放弃大好的发展机会。据统计,近些年黄山拒绝的大投资有40多项,投资总额超过40亿元。

  一边是不得不保的千岛湖水质,一边是不得不顾的黄山人的富裕之路,新安江环保在浙皖两省相左的利益诉求中变得踯躅。

  无法可依的跨省补偿

  一味要求邻居牺牲经济发展速度,保住新安江上游的一江碧水,下游的浙江人尽享环保果实,于情理不合。

  国际上,位于同一条河流上的两个地方,上游保护了环境,下游对上游给予生态补偿,符合惯例,但在中国,现有法律、法规及政策无一条涉及生态补偿,跨省的生态补偿如何操作更是难度倍增。

  安徽和浙江两省的协商基于“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共识:上游的安徽为保护环境放弃发展机会,付出机会成本,下游的浙江从中受益,上游地区应该和下游地区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下游应和上游共担环保责任。

  2008年,财政部、环保部开始酝酿在新安江流域首推跨省生态补偿,经过4年磋商、磨合,一套中央及两省共同认可的游戏规则终于成型。

  浙江省环保厅污防处处长喻志钢对跨省补偿最简短的描述是:3年后,新安江水质变好了,浙江给安徽1个亿;水质变差了,安徽给浙江1个亿。

  文件中表述的更具体操作规则是:中央财政拿出3亿元,这3亿元无条件划拨安徽,用于新安江治理。3年后,若两省交界处的新安江水质变好了,浙江地方财政再划拨安徽1亿元,若水质变差,安徽划拨浙江1亿元,若水质没有变化,则双方互不补偿。

  湖泊与河流之争

  游戏规则不复杂,但两省最终达成共识还是跨越两大分歧。

  评判交界处新安江的水质变好或是变差,以哪个水质数值作为基准标准?安徽省环保厅副厅长殷福才说,河流水质的三类水就能做饮用水源地,就用河流水质的三类水作为评判基准。浙江方面则认为,千岛湖是一个湖泊,应该以湖泊二类水水质为基准。

  河流三类水和湖泊二类水两个标准间有个难以妥协的差异:河流三类水质不监测水的富营养化指标,而湖泊二类水却把富营养化指标看得很重,而富营养化是湖泊污染的大敌。

  双方的分歧缘于对新安江的地理认知:安徽认为在境内新安江是一条河流,该采用河流水质标准,浙江认为,新安江流到我的境内已形成湖泊型的水库,自然该用湖泊水质标准衡量。

  最终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是,把新安江最近3年的平均水质作为评判基准,3年后新安江水质变好或是变坏,以此为参照。

  还是因为湖泊和河流之争,双方又出现了第二个分歧。评判未来3年交界处的新安江水质,是依照浙江的监测结果还是安徽的?若依浙江,是评判湖泊水质的一套指标,若依安徽,则是评判河流水质的指标。

  双方妥协的结果是在街口建一个水质自动监测站,以自动站的数据为依据,并参考两省联合监测的数据。

  黄山月底拆除新安江5000网箱

  黄山新安江保护局局长聂伟平年后忙着指挥沿江村民拆除网箱。他说,网箱养鱼,投放饲料难免,饲料是对下游水质的威胁。

  街口镇位于千岛湖水库库区,50多年前蓄水后,这里的村民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如今在新安江里网箱养鱼是他们维持生计的主要方式。

  5000多个大大小小的网箱在这个月底前就要被拆除,尽管不舍,村民们还是在动手。政府的补偿标准是,竹网箱每平方米补偿23元,钢制网箱每平方米补偿45元。这个两省交界处的镇子未来的打算是,洗脚上岸,转而依靠生态旅游觅出路。

  整个黄山市已经为保护新安江源头行动起来:利用国家下拨的资金,江两岸已组建了7支专业打捞队,专事清理江面垃圾,沿江10个乡镇建起垃圾中转站或焚烧炉,100个村庄有了专业保洁队,收集村里的生活垃圾送往处理场。

  在黄山全境,威胁江水的造纸、印刷、纤维板、水泥四大类工厂全部被关闭。

本信息摘自:广东省环境保护公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