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两会少见碳减排指标 地方分解难度加大

2012-09-27 19:25:55 admin 11
   1月16日,北京两会公布了2011年的碳强度下降3.5%,不过,中国大部分省市的政府工作报告,对于碳强度的减排都没有过多着墨。

  比如,1月17日,陕西省召开人代会公布2011年的节能减排指标时称,“万元GDp能耗下降3.5%,主要污染物排放指标控制在国家规定范围内。”而对碳减排只字未提。

  1月16日,浙江省人代会提出2011年工作任务时,也提出新一年“完成单位生产总值能耗、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节能减排任务”,未提碳减排指标。

  此前,根据安排,国家要在2020年实现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国家已经初步确定,“十二五”期间,全国单位GDp碳排放下降16%,其中2011年比上一年下降3.5%。不过这仅仅是全国的数字,各地的数字大部分暂时缺失。

  而导致各地两会碳强度指标缺失,背后的原因与中央和地方的博弈有关。“现在各个地方政府都在跟中央讨价还价,别说一个百分点,就是零点五个百分点都要讨价还价半天。”在近期的《低碳转型线路图》一书首发式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说。

  本报获悉,国家“十二五”已经有针对碳强度减排的专门章节。国家发改委在1月12日已经启动了气候变化的碳排放的专项规划,该规划将对于“十二五”、“十三五”的指标分解进行具体说明。

  各地两会碳指标大部分缺失

  1月,各地两会公布了节能减排指标,但少有减碳目标。

  上述这个气候变化的专项规划,除了对“十二五”、“十三五”的碳指标进行分解外,对于碳减排的政策、措施、目标,要求和任务,以及完成体制和机制保障,会有具体说明。这将有助于在未来5年建立以低碳为特征的工业体系,以及能源、建筑、交通体系。

  “而碳指标既然是约束性指标,就有在各个地方分解的问题。同时对于各个行业也会有责任。”李俊峰在1月12日举行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回顾和展望新闻会上说。

  李俊峰强调,“十二五”期间,将更多地采用市场化手段,而不是行政手段来推进减排。“碳排放市场将是一个逐步建立的过程,这将是有条件的,‘十二五’将积极创造这一条件。”

  记者获悉,国家已经确定未来五年全国单位GDp碳排放下降16%,其中2011年比上一年下降3.5%。这一数字,将在3月5日的全国两会公布。

  不过,进入1月份以来,各地两会公布了节能减排指标,但少有减碳目标。

  比如,重庆1月9日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1年“强力推进节能减排万元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8%,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进一步下降”。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十二五”期间要探索碳汇交易,实施财政、产业等差别化政策,未提2011年的碳减排指标。

  西部另一省份甘肃,1月13日召开两会公布的政府报告,只是提出2011年“单位生产总值能耗和污染物排放完成国家下达的控制指标”,未提碳减排指标。

  地方指标平均水平低于全国

  地方认为,减排难度很大,各地上报的碳减排平均数字只有43%。

  国家确定,2020年全国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不过各地上报的数据一般都低于上述数据。甚至一些试点的省市,也只提出2020年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

  对此,李俊峰认为,这是因为目前各地已经认识到,要完成单位GDp碳排放数字,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最初国家和地方确定“十一五”单位GDp能耗数字时,很多地方认为容易完成,后来发现并不容易。在“十一五”末期,一些省份还是发生了拉闸限电的情况。

  李俊峰认为地方新的觉悟是,“什么样的手段都用上不见得完成这个指标。经过五年的培养,我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我们节能减排没有那么容易,不像我们说的不仅能够做到而且可以做得更好,实际上没这么容易。”

  也正为此,目前国家发改委和各地的对于碳减排的指标确定,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即国家发改委希望各地要转变发展方式,尽量多减排。但是地方认为,减排难度很大,必须要尽量减少减排指标。各地上报的碳减排平均数字只有43%,低于全国减排45%的上限。目前,全国没有一个省提出单位GDp碳排放减少60%、55%的减排指标,而是都尽量比全国的数字低。

  “就是0.5个百分点,大家都在讨价还价。”李俊峰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个别地区上报的单位GDp碳排放数字,有高于全国的。比如南昌作为低碳试点城市提出,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较2005年降低45%-48%,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达到15%。广东的低碳试点计划,也提出2020年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在23%。

  对此,江西科学院能源研究院所副所长范敏告诉记者,高于全国碳减排数字的省市,也并不容易完成指标。

  全国完成碳指标难度加大

  各地定的GDp指标太高,与碳减排指标不吻合,转变增长方式,仍只停在字面上。

  这些因素对全国能否完成2020年的碳指标,成为一个悬念。

  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气候变化应对计划主任杨富强告诉记者,在各省向地方提出未来5年单位GDp碳排放下降20%时,各地市县毫无反应。后来说下降18%,还是应者寥寥。最后提出下降16%,终于有了一些回应。

  因为,“他们觉得碳指标对经济增长碍事。现在不少地区定的GDp指标太高,与碳减排指标就不吻合,这说明各地的转变增长方式,仍只是停留在字面上。”杨富强说。

  国家发改委了解到,除了北京等少数省市提出未来5年GDp增速为8%,全国大部分省市都定在10%以上,低于10%增速的省市自治区只有5个左右。而各地高于10%的省市太多,不少甚至提出5年翻番。

  尽管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要各地修改GDp指标,不过从目前各地公布,并且通过的“十二五”规划以及政府工作报告情况看,GDp指标没有多大的变化。

  对于如此高的经济增速,能源供应能否匹配,也成为了一个重大问题。

  此前,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在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指出,全国多数省份把经济增速目标定得过高,没有冷静考虑相关环保、能源、资源的承载能力等问题,国家发改委和有关部委商讨后已对部分省市发出通知,要求统一按照国家发展规划合理制定发展目标,把着力点放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地上报的不少低碳试点计划,提出要到2011年年底拿出低碳监测方案。具体的指标分解也需要在今年年底完成。而由于全国还没有一个碳指标的监测和统计方案,如何准确地恰当分解全国的碳减排指标,并做好监测,难度很大。 重庆低碳研究中心专家袁康告诉记者,目前全国低碳指标的测算,是以能源,特别是化石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来计算的,实际上在工业生产等过程中,也会产生一定的二氧化碳。但是工业过程的二氧化碳并未统计进入。同时森林吸收二氧化碳对于二氧化碳排放的作用也未考虑。“所以要有一个权威的碳排放监测统计体系,难度太大。”他说。

  本信息摘自:广东省环境保护公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