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各大城市烟花爆竹燃放致空气污染严重

2012-09-27 19:25:55 admin 11
   北京市民刘振文担心春节期间燃放的烟花爆竹会导致严重的空气污染和噪音污染,因此,2012年1月中旬,他在居住的小区贴出了“减排倡议书”,呼吁小区居民过一个“绿色春节”,“用欢笑代替鞭炮”,“鞭炮少一点儿,pM2.5少一点儿”,“减少鞭炮的购买和燃放,至少承诺把鞭炮消费额度控制在50元以内”。

  他的倡议得到了大量关注环境保护的各界人士的响应。“童话大王”郑渊洁表示,不放鞭炮或者少放鞭炮,不仅仅对降低污染有意义,对减少因燃放鞭炮而导致的意外伤害也很有意义。

  环保人士的呼吁虽然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但春节期间,各大城市的空气污染还是很严重。绿色春节如何过,才有可能有效降低污染呢?

  正月初一初五和正月十五污染最重

  据北京市政府烟花办1月23日凌晨1时通报,2012年春节是北京烟花爆竹由“禁放”改为“限放”的第七个春节,从22日零时至24时,北京市因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火情150起,受伤35人,同比分别下降7%和35%。伤亡下降的原因主要有:对烟花品种出台新标准,危险性较高的内筒型组合烟花禁止个人燃放;北京8类禁放点增至16类后,相当部分的小区内部和平房区都包括在内,距离居民楼30米禁放,一般居民楼都列入了防控范围。

  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公布的实时数据显示,从除夕傍晚开始,伴随着全城各处的烟花,环境监测各子站的三项常规污染物猛升,空气质量从白天的“优”迅速转为轻度污染。1月22日除夕的白天,空气中的3项常规污染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颗粒物pM10的浓度,每立方米的微克数都在个位数,接近零微克;但从傍晚开始,三项污染物浓度迅速增加,其中pM10增长更是超过其他两项颗粒物,成为首要污染物,到凌晨跨年时刻,已达到507微克/立方米。位于海淀区车公庄北京市环保局院内的pM2.5监测站的实时浓度数据也升至206微克/立方米。污染指数从保守的角度估计,至少上升了10倍。

  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等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据了解,在夜间人们所能接受的噪音不得超过45分贝。

  在上海、南京、武汉、广州等地,有“正月初五迎财神”的传统民俗。1月27日正月初五零点前后,南京许多地方噼里啪啦,鞭炮齐鸣,烟花四起,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早上。实在忍受不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南京的一个小区出现了一则“大字报”,呼吁“文明迎财神”:“各位君子,楼上窗户已被震碎,火警已经发生,请各位体谅,不要在此处放烟花,如能帮忙,龙年吉祥”。南京一些居民认为:“不能打着传统习俗的旗号在居民区里肆意妄为,燃放烟花爆竹”。

  正月十五也是一个放鞭炮的高峰。2011年的元宵节,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到的数据,全市pM10最高小时浓度545微克/立方米,单站最高达1308微克/立方米。

  为减轻空气污染支招儿

  医学专家表示,烟花爆竹不完全燃烧会产生很多有害物质,释放大量一氧化碳等,特别是增加pM2.5的浓度。有的烟花爆竹燃放后,烟雾中会有镁、铜、铯、锶等金属颗粒物,人体吸入的话,这些物质会沉积在肺泡上,引起各种疾病。烟花爆竹燃放后产生的烟雾含有硝、二氧化硫等,这些化学物质和颗粒物能直接刺激鼻黏膜、呼吸道黏膜,对患有过敏性鼻炎、支气管哮喘等慢性呼吸道疾病的人,会比较危险。

  2011年,民间环保人士王秋霞,一直在使用便携式pM2.5检测仪,检测“生活中的空气质量”。元旦之后,她开始有心收集全国各地在春节期间燃放鞭炮导致的空气污染相关信息。她说:“绿色春节的号召虽然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但2012年的春节,各城市的空气污染仍旧非常严重。正月十五这个高峰即将到来的时候,也许我们应当加大绿色春节、绿色元宵节的倡导行动。今后每一年,都大力倡导绿色春节,呼吁大家通过自身行为的改善,为减少空气污染作出贡献。”

  “童话大王”郑渊洁认为,在人口密集区实施禁放措施可能仍旧是必要的。2012年春节期间,南昌市首次严禁在棚户区、房屋楼道等6类区域燃放烟花爆竹,对改善空气质量起到了明显的效果。根据南昌市环境监测站的监测数据显示,从2012年1月22日到28日,南昌市的空气污染指数分别为31、57、62、65、71、72、57,远远低于空气污染的标准。南昌的环保专家说,今年除夕是南昌近十年最“干净”的除夕。而在2011年2月3日(兔年正月初一),南昌市的空气污染指数高达311,出现了重度污染。

  还有没有别的替代措施呢?北京市民程景认为,使用电子鞭炮可能是个较好的方式。而一些厂商在研制的“环保鞭炮”、“环保烟花”,也有望对降低空气污染作出贡献。著名环保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负责人马军分析,除夕夜的污染物浓度高峰出现在凌晨一两点钟,当夜燃放最厉害的是12点左右;而初五晚,燃放主要集中在晚10点左右,一小时后,浓度出现高峰。“可见烟花燃放和浓度高峰值有直接关联。”

  马军把除夕后半夜北京市的风力曲线图和当晚的pM10与pM2.5曲线图进行比较,发现两者趋势正相反,“两者完美地对在一起。风停的时候,高浓度就没怎么下来,早上风一起,指标才快速下降。这说明天气扩散条件与大气清洁度有着非常直接的影响。建议今后环保局和气象局合作,根据气象条件给出烟花燃放指数。让社会各界关心空气质量的人根据气象条件决定当天如何燃放。”

  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认为,每个市民都有“污染减排”的责任。企业的排放是企业的责任,个人的排放则是个人的责任。如果一个市民对空气污染贡献过大,那么这个市民确实应当考虑采用一些有效的方式进行污染减排。

  环保组织呼吁可采用其他更环保的方式度过春节。比如,把购买鞭炮的钱用来支持环保活动;比如,参加环保组织举办的观鸟、认植物、拍摄排污口等各种自然观察活动;比如,春节期间坚持坐公交出行,等等。

  初一已过,十五未到,而“绿色春节”的话题已引来了各方的思考。

本信息摘自:广东省环境保护公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