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多个城市密集“听证” 民用天然气酝酿涨价

2012-09-27 19:25:55 admin 36
  全国多个城市密集“听证” 民用天然气酝酿涨价  最近,多个城市先后召开或打算召开民用天然气价格调整听证会,为民用气价上涨做最后的准备,其中一些省市更建立了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天然气问题专家表示,由于冬季用气高峰即将来到,目前可以说是天然气调价的最佳时机。  各地民用天然气调价已经提上日程。最近,多个城市先后召开或打算召开民用天然气价格调整听证会,为民用气价上涨做最后的准备,其中一些省市更建立了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天然气问题专家表示,由于冬季用气高峰即将来到,目前可以说是天然气调价的最佳时机。  ⊙记者 陈其珏 ○编辑 王晓华  各省密集听证 涨价如箭在弦  就在今天,陕西省将召开民用天然气调价听证会。此前,该省已公布了民用天然气调价方案,拟对居民生活用气价格每立方米提高0.25元,供气成本不能弥补部分由非居民用气价格承担。  而8月31日,四川乐山市已召开了调整民用天然气销售价格和建立顺价调整机制听证会。据当地媒体称,听证会上,调价获21位听证代表一致赞成。在此之前,乐山市发改委曾向社会公布了两套民用天然气销售价格拟调整方案,其中,方案一调高了0.46元/方,方案二则调高了0.49元/方。  同一天,河北省石家庄市物价局也组织召开民用天然气价格听证会,与会23位代表表示,原则同意民用天然气价格上调,但综合考虑人们的收入水平,上调幅度应控制在10%-15%左右。本报记者随后从河北省物价局获悉,该省还制定出台了《河北省天然气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已于8月20日起试行。  另据山东省淄博市物价局有关人士介绍,淄博市中心城区民用天然气也将启动调价程序,将于10月上旬举行价格调整听证会。  此外,江苏各地目前正在根据省物价局有关要求,进行天然气成本监审,从而为居民用气价格调整的听证做准备。江苏省物价局还制定了《管道天然气价格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要建立天然气销售价格与上游价格同向调整的机制,调整周期不低于一年。  值得注意的是,受川气东送投运影响,沿线一些城市已率先调价。如重庆市物价局于8月上旬就决定对主城九区居民用气销售价格作出调整,由原每立方米1.4元调整为1.72元,从8月7日起执行;湖北省物价局则于8月下旬宣布,湖北城区居民用气价格每立方米最高将上涨0.23元。  目前是调价最佳时机  今年6月1日,国家发改委调整了国产陆上天然气出厂价格,西气东输、川气东送等各油气田出厂基准价格每千立方米均提高230元,这为接下来各地频繁的调价举动埋下伏笔。  “应该看到,目前是今年调整民用天然气价格的最佳时机。”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天然气问题专家刘毅军教授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冬季由于是采暖高峰,历来都是天然气消费旺季,如果推迟到冬天再调价则舆论上的压力会比较大。  他同时指出,燃气公司与用气单位也需要在用气高峰到来时提前签订用气合同,各方还需要对未来价格有一个预判。在当下这样一个情势比较明朗的节点开听证会并调价是比较合适的,否则谁也不知道未来经济形势会如何发展。而一旦有新的变数出现,则调价“窗口”很可能再次错过。事实上,过去几年中,国内天然气价格调整就多次因CpI、天气、奥运等因素而延迟。  刘毅军还告诉本报记者,目前的民用天然气价格调整都是各地发改委根据调价程序进行的,而最终的价格调整幅度也是各地根据听证结果来定。有些地方的天然气价由于多年未涨,此次就会乘机将气价涨到位,调整幅度就会比较大。  “决定天然气涨幅的因素包括上游气价、本身配气费用,此外还有回报率等问题。”刘毅军说。  城市燃气公司将迎来利好  在刘毅军看来,民用天然气如果涨价的话,肯定会直接利好城市燃气公司。  分析人士指出,一旦天然气出厂价上涨顺利传导至下游,则各地供气企业,如申能股份、大众公用、陕天然气等将获益匪浅。  据了解,大众公用拥有大众燃气50%的股份,而大众燃气控制了上海总燃气市场40%的份额,区域垄断优势极为明显。而作为国内最大的集制气、销售、调度、管网为一体的城市燃气运营企业,申能股份持有上海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60%股权,在传统能源上具备强大的区域优势。不过,目前上海本地的民用天然气价格调整尚未有时间表。  此外,陕天然气则是国内最大的省级天然气公司之一,虽然当前仍未成为陕西天然气专营商,但公司已覆盖人群达到600万,而且正在开发的陕南地区还拥有相应的城市人口约350万。  而对天然气管输公司来说,下游民用天然气涨价可能会使得相关企业间接受益。  国信证券分析师严蓓娜指出,大部分情况下,中长距离的输气业务和城市配气都是平进平出,在气价上调过程中上调管输费的可能性不大。但从长期看,由于上游有供气积极性,对于管输企业的供气量上升并进而提升业绩还是有所裨益的。  “而且现阶段,国内的天然气相对于LpG等替代能源还有竞争优势,因此下游市场开拓空间仍然巨大。”严蓓娜说。本信息摘自:广东省环境保护公众网